图片1.png

电影扫地僧/张艺

在看完《我不是药神》之后,我和其他观众一样给这部影片打9分。站在电影本身的角度,它是一部让人不能不说好的片子,题材、人设、一层层的人物剧情推进,最后到达我们传统观念里“雷锋式”的无私好人,已经站在一个道德制高点了,太优了,也太满了。导演拍出了内地观众想要看的东西,当你感到绝望悲哀之后,剧情又给出一个正义的英雄,他虽然不能救世,但是他做了很多人尤其是淡漠的现代人敢想却不敢做的事。

图片2.png

那么抛开电影本身,站在一个血液科医生的角度,那些心酸的台词足够感动,程勇式英雄的足够伟大,但都不及现实生活中白血病人的现状残酷。今天,我们就来聊聊《我不是药神》里的慢粒白血病,以及格列宁是否真的那么“神”?

王传君不自杀还能活多久

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,简称:慢粒。主要症状以白细胞升高为主,会有全身无力,但不止这一种症状,也有白细胞减低,表现为发热。如是红细胞减低的,表现为贫血、脸色苍白,如为血小板减少,表现为全身凝血功能障碍,皮下淤血等。

断了药的王传君住院进行化疗,她的妻子在求徐峥的时候说到了病情进入急变期。电影中的王传君应该是属于血小板减少性的,此类病人会出现牙龈出血,皮下青紫等症状,需要定期复查血常规。而吕受益(王传君饰)如果不自杀继续治疗的话,活下去的几率还是很大的。前提是他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撑,有可以配型的骨髓。

图片3.png

慢粒控制的好,不进入急变期的话,有患病10多年的患者依然状况很好。治疗慢粒,没有进入急变期可以正常服药及定期复查血常规。进入急变期,为急性白血病,需化疗,并行骨髓移植。慢粒中有较年轻并各方面条件允许的患者会选择进行骨髓移植,一般有慢粒的病人需定期复查血常规,根据自己的病情来调控药物,并观察是否进入急变期,如血常规有异常,需进一步行骨髓穿刺进行确诊。

图片4.png

药真的那么神吗?

病人一般服用药物为羟基脲,临床用药较多,也较为便宜。但骨穿确诊也用分子靶向药,也就是伊马替尼。电影中所说的格列宁,现实生活中的商品名叫格列卫,通用名就是我前面所提及的伊马替尼。

在《我不是药神》里此药物被过于神化,“格列宁”为分子靶向药,也不是神药,但确实确诊之后可以服用。现在我国仍有很多病人在口服印度的伊马替尼,印度的伊马替尼从国际上来讲,是仿制药,有的是正规生产的药物剩余药粉进行灌装,那么会有药效不够,或者是不均匀的情况出现。

图片5.png

电影中对天价药的刻画是十分生动准确的,很好的勾画了一个利益熏心的药企高层形象,比较贴近底层老百姓求医买药的心里,但业内观点认为,仿制药药效并不乐观,有些甚至是安全的无效药,涉及仿制药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水平过低,并没有电影中说的药效一模一样,毕竟剂量与成分有待商榷。

穷人吃得起药吗?

这类药物分国产与进口,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到几万不等,当然在药效上也有所不同。国产的伊马替尼现在中国很多地方已进入医保,根据地域不同有不同的价格。

图片6.png

治疗慢粒有我之前说过的羟基脲,比较便宜,而现在国产伊马替尼已部分地区进入医保,相信国家会越来越好,大部分人还是能够治的起的,现在有大病医疗也都是比较好的政策了。

电影资讯

有用 (1)

评论加载中...